淮諾安

文章放置地。不定更也不保證品質,但保證不窗,只是時間不定XD

© 淮諾安
Powered by LOFTER

他與她 原創

        我是同性戀。

        半年前還有一個交往三年的他,而他現在有一個懷孕三個月的妻子。

        我的他是個可以用成熟穩重形容的人,明明年紀不大,卻總給人一種能夠放心的感覺,這大概就是他明明頗年輕卻受公司幾乎所有人喜愛的原因吧。他的氣質非常顯眼,就算我只是經過他的辦公室也能瞄到他令人放心的身影。

        跟他的認識非常普通,同公司但不同部門,我是職員而他是課長,只是這樣而已。

        從以前就知道自己的性向,雖然總有人以為我是一時誤入歧途或曾經被女性傷的很重,但我從以前開始有興趣的對象就全部是同性,並不是因為外在因素。

        跟他開始交往的理由也是普通到不行,聚會、喝酒,同路回家,然後酒後亂性,事後才發現他是個可以對同性出手的人,大概是因為彼此剛好有點契合又對隨便找性伴侶這種事感到厭煩,我們在一起了。當然不會讓公司的人知道。

        在一起後的第一年,我們合租了一個小套房。我對自己居住的環境有些挑剔,於是一手包辦了所有的裝潢,雖然有點擔心,不過幸好他看起來很滿意。

        我們沒吵過架,在一起時我總是很安靜,總覺得先破壞這種氣氛的人就輸了,談論最多的就是公事。雖然知道再這樣下去一定不是辦法,但我們誰也沒有率先開口來打破這種沉默。

        共處一室的時候我真的很少開口,有什麼事情基本上都讓他決定。真的乖巧到讓我懷疑我到底還是不是我。

 

        應該是跟他在一起的第二年吧,我從公司同仁那邊聽聞了他有女朋友的事。並不是甚麼“正在交往的人”,而是貨真價實的女性。雖然胸口很痛,但我依然在他面前乖乖地笑著,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沒辦法在他面前很坦率的表達自己的感情,也許我是害怕他會因此厭煩,因此不要我吧?

        我不想……一個人度過一整晚。

        他的她是個甜美可人的女性,就算是我這個同性戀也覺得她很漂亮,聽說個性也是婉約大方,應該是正常男性夢寐以求的女性吧。

        他沒有特別掩飾的意思,即使我開口問了,他也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彷彿這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我不想責怪也沒有想怪他的意思,反雙性戀本來就兩邊都可以。只是……有點害怕,不知道他最後會選擇哪邊。

        我依然習慣坐在窗邊等待他,儘管他回來的時間越來越少,我還是會在他回來時給他一個笑容,這時候他總是會笑著向我揮手,這大概是我最心痛的時候,儘管他是這麼的溫柔。

 

        後來他把她帶了回來,跟一群朋友。雖然吃驚,不過我還是幫他們準備了一些食物,然後坐在一旁跟著那群人聊天。她比聽聞中的還要活潑一些,但他好像真的很喜歡她。

        我很小心的沒露出任何破綻。當他朋友消遣他找到一個任勞任怨的室友時我也只是笑笑的。

        後來他沒有任何表示,沒有道歉或解釋甚麼的。大概是覺得不用吧,雖然我也覺得沒必要,反正事實不會因此而改變。

       

 

        後來他離開了,無聲無息無預警地走了。因為在不同部門,我們也沒特別表現出交情好的樣子,他要調職的消息我一點都沒聽說。

        雖然是我要求他要分手就要用直接殘忍一點的方式的,不然我一定會放不下,可是當他真的用這種方式離開時,我卻覺得胸口好像被挖空了一樣,在這種地方又一次展現的體貼只會讓我更痛苦。

 

之後,聽說他跟她很快就結婚了。聽說他們結婚後的三個月,聽說她懷孕了。他、他們……應該過得很幸福吧?這樣也好……真的……這樣就很好了。因為我現在,也過得不錯。

 

        在他走後的第三天,新室友出現了。是他的學弟,聚會的時候也有來,那時候只有新室友一個人嫌麻煩似的坐在較遠處喝酒,所以令我印象比較深刻。雖然我真的沒料到會有新室友,沒想到他連這個都幫我找好了,雖然我一個人負擔這裡的房租不是問題,但畢竟多個人分攤還是比較好。

        新室友在聽說了我跟他的關係後愣了一下,隨後一臉頭痛的樣子,說不定連想衝出去揍他一頓的衝動都有了,但他卻只是嘆口氣,然後三言兩語的把情況解釋給我聽。

       

“這種麻煩事我可沒聽說啊……”新室友果然是個嫌麻煩的人。

 

 

 

 

 

 

 


评论 ( 3 )
热度 ( 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