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諾安

文章放置地。不定更也不保證品質,但保證不窗,只是時間不定XD

© 淮諾安
Powered by LOFTER

晨光系列

二代綠紅/Halbarry

純潔的晨間故事

就是不讓人睡

Barry台灣好像翻成貝瑞

思考了很久巴里看得比較習慣

綠燈俠我寧願寫成一盞綠燈(?)

也不會寫成綠光戰警!

 

 

        「嘿,天才。」是巴里總是充滿活力的聲音,「起床,太陽都要曬屁股了。」

        賴在床上的褐髮男人緊閉著眼,把頭死命埋進枕頭裡,大有打死也不起床的氣勢。

        嘆了口氣,巴里坐上床沿,他當然知道現在這個正在裝屍體的男人昨天才剛結束長達三個月的出差,而他回來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闖進巴里的屋子,倒頭就躺上沾有巴里味道的床,開始蒙頭大睡。當然也不排除他的房子早已因為長時間沒繳房租,導致被房東趕了出來。

        不過這一點也不妨礙當巴里拖著一天的疲倦回到家,見到哈爾躺在床上時所感受到的驚訝與喜悅。

        「哈爾,」巴裡放柔了聲音,伸手撥了撥男人散亂的褐色髮絲,「至少起來吃點東西,然後再繼續睡,好嗎?」

        哈爾心不甘情不願的扭動了一下,終於捨得把臉從枕頭中拔起來,用他剛睡醒而沙啞的聲音,道:「巴里,小熊,你不會真的這麼殘忍吧?」

        看著哈爾眼下深深的黑眼圈,巴里有些心疼,但嘴上依然回應:「當然會。」

        哈爾痛苦的呻吟了一聲,終於掀開眼簾,露出他暖褐色系的雙眼,同時迎來印在頰邊的一吻。

        「早安,哈爾。」

        閃電俠套著件素色的白色T恤,穿著條牛仔褲,離開房間,留給綠燈俠一點私人空間,「快點來吧,我隨便弄了點東西。」他知道脫下制服後的綠燈俠,外加剛起床的哈爾‧喬丹通常需要幾分鐘來找回清醒。

        輕哼著兒歌,巴里端了兩個盤子放在桌上,還來不及轉身,一個溫暖的身軀就靠上了他的後背,同時頸窩處上也多了顆腦袋。

        巴里無奈,「你的衣服我應該放在床頭了吧?」

        哈爾赤裸著上身,下半身只套了件短褲,一隻手正得寸進尺的纏上巴里的腰部,還順手在他的腹肌上滑了幾下。然後巴里一把抓住另一隻準備從背部滑到胸部的手,「眼睛都還睜不開就想幹嘛?」

        巴里頸窩處的腦袋咕噥:「都是因為你太性感了。」巴里笑了,拍了拍那顆腦袋,拉起那隻不安分的手。

半閉著眼,哈爾就這麼由著巴里拉著自己的手,引導自己坐到椅子上後,才再次睜眼,褐色的眼瞳中流淌著溫暖。

        映入他眼簾的是帶著淡淡微笑的巴里,他正把盤子移到哈爾面前,金色的頭髮在灑進房子的陽光下閃閃發光,他藍色的眼瞳也盈滿著溫柔。

        哈爾忍不住再次讚嘆,「你他媽真是太性感了。」

        然後性感的巴里翻了翻白眼,「你是累到連眼睛都出現問題了嗎?」

        哈爾‧喬丹從來不吝於稱讚巴里,性感是個挺常出現的詞彙。但現在半裸著上身,隨意靠坐在椅子上的哈爾,在舉手投足間也散發出無形又勾人的魅力,光線下,綠燈俠健壯的身材一覽無疑,線條分明、也沒有多餘贅肉的身材,既不會太誇張,卻又能給人安全感,臉上隨性的牽著個微笑,有些輕佻卻又不會太過輕浮,看起來就是個情場高手。

        對巴里‧艾倫來說,這才叫性感。

        或許是因為他看著巴里的眼神是那麼專注,因為陽光而印上些許金絲的褐色眼瞳,看起來那麼溫暖。巴里總認為這世界上應該不存在能拒絕這傢伙的女人。

        綠燈俠見閃電俠今天沒有急匆匆的跑出門,而是慢條斯理的與自己共享早餐,開口問:「今天不上班?」

        「喔天啊,你真的出差太久了,」巴里笑著回答,「今天是假日啊。」

        「哦……喔。」綠燈俠默默地埋頭吃起了早餐。

        等兩人都吃完早餐,巴里站了起來收拾,「你回去睡覺吧,只睡一天應該不夠吧?」

        對方略帶猶豫的回答:「如果你想的話,也可以出去走走……」

        「別開玩笑了,你的黑眼圈重到根本遮不住了。」

        「也沒那麼累啦……」

        「你先好好休息啦,誰知道會不會明天又來個臨時外派。」巴里覺得有些莫名,又有些高興,但他還是堅持戀人應該趁空檔休息:「等之後有空也行啊。」

        走進廚房,巴里後知後覺的發現對方沒有回應,但也沒有回臥室,探頭:「哈爾?」

        英勇無畏的飛行員難得的擺出了個有些窘迫的表情,「畢竟我們見面的時間一直都很……不固定也不長……」

        閃電俠足足浪費了三秒在發呆上,接著爆出一陣大笑,「天才,你什麼時候開始在意這種事了?」

        哈爾的臉龐飄上了一絲紅雲,更加窘迫,但態度坦然,「我想念你,我知道你也是。」

        巴里安靜了下來。

        「我、我有時候覺得很抱歉,」哈爾有些結巴,這大概頗為尷尬,可他還是堅持說下去:「我離開的時間總是不固定,又很長,所以……抱歉,我一直不算是個好的……」

        閃電俠沒有給他把話說完的機會,餐桌以及洗碗槽在哈爾吐出下一個字前清空,然後一雙柔軟的唇就直接把綠燈俠剩下的話語通通堵在喉嚨裡。

        哈爾一開始沒有反應過來,直到閃電俠的舌頭刷過他微張的嘴唇後,他才回過神來,一隻手壓上巴里的後腦,讓兩人的距離更加緊密,反過來入侵對方的嘴巴。壓著他後腦的手輕輕撥弄著柔軟的金髮,嘴裡品嘗著對方甜美的唾液,輾過對方的唇舌,巴里來不及吞嚥下的唾液沿著嘴角滴落,哈爾看著對方逐漸泛紅的肌膚,感受著他開始急促的呼吸,金色的睫毛隨著動作及呼吸微微顫抖,哈爾的心臟也隨著其顫抖的頻率跳動,而在對方也掀開眼簾後,心跳就更為強烈且雜亂。

        水藍色的眼瞳蒙著一層水霧,跟他眼底的溫柔一樣令人蕩漾,哈爾的胸腔中也滿溢著對對方的愛憐,這是他的巴里‧艾倫。

        當兩人終於結束這睽違已久又漫長的吻,不知為何都覺得有些尷尬,卻又心滿意足。然後飛行員乾咳兩聲:

        「現在我想睡了。」

 

 

 

 

评论
热度 ( 2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