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諾安

文章放置地。不定更也不保證品質,但保證不窗,只是時間不定XD

© 淮諾安
Powered by LOFTER

晨光系列

Suerbat

私設

恐懼毒素對氪星人也作用

超人看到的是親手殺死所愛之人

但就是個小設定

 

 

        蝙蝠俠一直沒有機會實驗恐懼毒氣對不需要空氣,甚至也不用呼吸的外星人有沒有影響。

 

而至少現在不用測試了。蝙蝠俠彎身向前一撲,滾地閃過從頭上飛過的大片牆磚時,氣息紊亂地想到。跟普通人一樣有效,只是一般人不會飛,也不會從眼睛射出致命射線,更不會一不小心打碎一棟大廈,只會尖叫著試圖殺死自己與旁邊無辜的人。

再次閃過迎面而來的大片碎石,蝙蝠俠隔著面具,用經過變聲器偽裝的聲音大吼:「超人!住手!」

仍在嚎叫著的外星人根本沒有聽見,他的雙眼射出紅光,掃射過四周,拳頭對著空氣,即使隔空揮舞仍製造出足以致命衝擊波,卻毫無目標。

四周只有一片斷垣殘壁與正想方設法接近的蝙蝠俠。

 

        「超人!」因連續地閃躲超人毫無章法的破壞,蝙蝠俠的聲音也失了平時的冷靜,氣喘著:「超人!不管你看到了什麼,那都是幻覺!」

        擁有超級聽力的超人卻像是聾了一樣,對蝙蝠俠的聲音毫無反應,他甚至飄了起來,一頭撞塌一棟本就已經沒有完整牆壁的建築。

        在石頭磚瓦的粉塵中,阿福冷靜的聲音自耳機中傳出:「布魯斯老爺,我不認為超人先生還有辦法分神聽進您的勸說。」

        蝙蝠俠的回應是一聲咋舌,滿溢不耐。

 

 

        這本來只是個普通的夜晚,超人再次不請自來。對這情況從憤怒到麻木的蝙蝠俠,在再次警告對方未果後,轉身遁入黑暗,任由那個外星人不遠不近地飄著。透過衛星,他得知郊區有個工廠發生氣爆,並釋放出不明氣體。在他戴上防毒面具趕到現場後,煙霧還沒散盡。但在他還來不及做出任何措施之前,情況便發生了變化。

        跟著一起來湊熱鬧的鋼鐵之子,突然發出一聲驚恐的嚎叫,接著陷入了瘋狂,開始肆意破壞。而超人的舉止,讓布魯斯沒花幾秒鐘就猜到那不明氣體就是恐懼毒氣。

 

        至少以後不用費心研究恐懼毒氣對外星人是否有效了。

        可無法否認,不管在何種情況下,氪星人都該死的難對付。唯一值得慶幸地,只有即使超人致力於把精力爆炸後的廢墟搞得更加殘破,蝙蝠俠的紅外線並沒有掃到任何受害者,看樣子這區域是處於淨空狀態的。

        蝙蝠俠決定明天再來決定這場爆炸到底是人為的還是無意的,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在人間之神造成更大的破壞之前阻止他。

 

        「阿福,把蝙蝠戰機開過來。」

        「馬上到,」阿福優雅的英式口音聽不出一絲焦慮:「不過我想就算用戰機轟炸超人先生,應該沒什麼效果。」

        蝙蝠俠沒有回答,只是從萬能腰帶中掏出一顆綠色的石頭,他要讓超人停下動作,在他想起自己可以飛走之前。

        蝙蝠俠關掉變聲器。衝向那正在不停損壞環境,並不時自雙眼射出紅色射線的人影。

        「克拉克‧肯特!」

        這出自於自然人類聲音的聲音,終於成功地被收入超人的超級聽力中,對方動作有了一瞬間的停頓,對蝙蝠俠來說,這點時間已經足夠。

        他衝到超人身邊,把那顆超人親自贈與的綠色石頭,硬是塞到他身前,只差沒有打進對方身體中。於是擁有超級力量的外星人,直接軟倒在地,儘管眼神沒有聚焦,嘴裡也仍低喊著些什麼,但雙眼恢復成了屬於超人的湛藍。

 

        「布、布魯斯……」太陽之子近乎嗚咽的吐出了一個名字。

        一手仍握著氪石,蝙蝠俠緩緩地伸出手,在觸碰到超人縮著的肩膀時,感受到對方的顫抖,全身無力的超人試圖閃躲著來自外面的觸碰。

        「不、不要,別碰、我……」超人無力的掙扎、抗拒。

 

        早已經被這天外飛來的大麻煩搞得心煩意亂的蝙蝠俠,全然不顧大概正處於恐懼之巔的太陽之子那微弱的拒絕,他只知道他必須在其他愛管閒事的人出現前,帶著這個白癡離開。

        「老爺……」

        「我知道。」蝙蝠俠不耐的回應。

        他伸手穿過超人的腋下,依舊不理會對方虛弱的抗議,用力把超人攬上肩,或者說堪堪披上肩,即使穿著盔甲,蝙蝠俠依舊有些吃力。有著完美身形與肌肉的外星人在這種時候顯得特別累贅。

        「聽著,我不知道那毒氣讓你看見了什麼或感覺到了什麼,超人,但那些都是幻覺,那都只是恐懼毒氣引發的幻覺。現在,抓緊我。回去之後我可以想辦法替你注射解藥。」

        仍顫抖的像個嚇壞了的孩子似的男人只是低聲嗚咽著,沒有回應,幾滴水珠自他臉頰邊滑落,滴至地板。

        「老爺,我建議您盡快把超人先生帶走。」

        蝙蝠俠不耐的咋舌:「超人,抓住我。」

        「布魯斯……」只是超人低聲重複著這個名字,彷彿這名字是他僅存的唯一理智。

        「克拉克,抓住我。」蝙蝠俠換了個稱呼,依然毫不掩飾聲音中的不耐。

        聽到自己的名字後,超人才顫顫地抬起手,環過蝙蝠俠的肩頸,握緊。儘管氪石的影響還在,但他所用的力道還是深深地吃進了蝙蝠盔甲,可布魯斯只是皺緊掩在面具下方的眉頭,在確定對方抓緊之後,向已在夜空中盤旋的蝙蝠機發射繩索,帶著光明之子消失在高譚市永無平靜的黑夜。

 

 

        克拉克做了一個夢,那個夢裡他完全失去了理智。他記不清楚夢中的細節,但他記得夢裡逼真的血腥以及向他包圍而來的惡意。他的手沾染著血腥,最後的最後,他親自且懷著殘忍惡意地徒手插入一個黑色身影的寫實觸感。

 

        「布魯斯!」超人帶著一身的冷汗以及過快的心跳驚醒。

        「身為一個記者的詞彙量竟然只有一個名字,我真是替你的記者生涯感到擔憂。」冰冷無溫度的聲音從他身旁傳來。

        克拉克連忙轉頭,剛好正對上高譚王子因整夜無眠而有著黑眼圈的面孔,與那藍眼四目相對。在克拉克從那深邃的藍眼回過神後發現自己與對方緊緊相貼,他的一條手臂自下甚至環過對方的脖頸,把人緊緊地摟在懷裡,要不是對方明顯一身僵硬且不悅,克拉克簡直以為自己昨天跟布魯斯‧韋恩共度了一宿春宵,儘管他一點記憶也沒有。

 

        早晨的陽光透著沒有闔上的窗簾撒了進來。

        小鎮男孩迅速的紅了臉,趕緊把人放下,飄離床鋪。腦袋還沒想好要說什麼,便又迅速衝回床上。

        「你受傷了?是昨天晚上嗎?發生了什麼事?」伸手觸上布魯斯頰邊的新增的傷痕,克拉克臉色煞白,「是我昨天……」

        「不是。」乾脆俐落地打斷小記者的話,「這只是擦傷。」

        小鎮男孩的表情寫著不相信,他的超級大腦想不起來昨晚抵達了那個爆炸現場後的事情,彷彿被蒙上了一層紗似的,而即使記不清昨晚發生的事,但那突然爆炸式飛漲的恐懼及不清晰卻令人無比害怕的夢境卻深深刻在他的印象中,且同時,他也知道,眼前這正一臉不耐的瞪過來的人,最擅長的就是偽裝。

        「克拉克‧肯特!」現在那人猛的壓低聲線,發出了屬於蝙蝠俠低沉冷硬的怒吼:「沒人告訴你隨便窺探事件不禮貌的行為嗎!」

        從出聲到句子結束可能不到三秒,但也已經足夠了。

        克拉克張開雙臂,直接把冷著張臉的高譚王子磕進懷裡。

        「拉奧啊,對不起,布魯斯……對不起、對不起,謝謝你……幸好,幸好你沒事……」

        他看見了對方衣服下新增的繃帶,以及其他深淺不一的傷口,幸好都不算嚴重。而蒙在記憶上的那層紗正慢慢的掀開,克拉克逐漸回想起發生了什麼事。一個失控的超人可能造成的危害實在太過巨大了,光是想想就令人心驚無比。而冒著生命危險阻止他的人,卻是個再普通也不過的一般人。

        儘管被對方堅硬的胸口撞得臉頰生疼,布魯斯卻只是猶豫了一下後,輕輕的抬手,拍了拍環著他的手臂:「沒事了。」

 

        克拉克依舊緊擁著對方,直到情緒趨於平緩才放開,陽光緩緩移動,閃過布魯斯‧韋恩俊美的臉龐,襯得他海藍的深邃雙瞳更加動人。而現在布魯斯那雙如藍寶石般的眼瞳,融合了蝙蝠俠的一點點嘴角幅度,克拉克忍不住再次拉近兩人間的距離,帶著虔誠喜悅,以及發酸的鼻根,輕輕貼上對方柔軟溫暖的雙唇,近乎膜拜。於晨光之中感受著那令人敬畏又令人心安的身軀。

        無所畏懼。

 

 

 

 


评论 ( 2 )
热度 ( 5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