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諾安

文章放置地。不定更也不保證品質,但保證不窗,只是時間不定XD

© 淮諾安
Powered by LOFTER

一個人的攝取,兩個人的進食

原創第一人稱視角

BG喔是BG喔!!

 

 

        在常去咖啡簡餐店看到了她。

        連著幾天都在同一個時間、同一個座位上看到她,今天也不例外。

 

        她很寧靜。

        安靜地坐在那裏吃著晚餐。

 

        明明是很普通的吃著食物,但卻讓我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那不是在“吃飯”,而是在“攝取養分”。

        一般人吃飯,不管好不好吃,總會有點感覺。也會因為吃飯時覺得好吃不好吃而表現出表情,更別提要是一群朋友一起去吃飯,重點根本就只會放在那種有人在身邊一起說笑的感覺,吃飯在現在不太會單純只為攝取養分。但她,給人的感覺卻是非常明顯的「只是為了活下去而攝取養分」。

 

        我只是個高不成低不就的程式設計師,下班沒事總愛去那間店,低調安靜的氣氛,對我而言是放鬆的好地方。

 

        我就是在那裏看到她的。

        她長得不算出色,大約近三十歲,長相頂多只能算中等程度。但她總是吸引我的目光。雖然她在店裡總是挑角落的位子,總是一個人低調的“攝取養分”,當有人經過或服務生送餐上來時連頭也不太抬,甚至像是在閃躲一樣,不過也能從她的嘴角看見道謝的形狀。

        她總是在店裡待的挺晚。吃過飯後便靜靜地滑著手機,或拿本書看,配著面前的熱咖啡。坐到咖啡涼掉,店也快收了時,才會起身結帳離開。

        靜靜的。

 

        為什麼?我不住地猜想著她背後的故事。

 

        持續了兩個禮拜,這兩個禮拜我也天天向那間店報到,觀察了她整整兩個禮拜。

        她“攝取養分”的動作幾乎沒有變化,變換著食物吃也只是不想營養不良。至少在我眼裡看來是如此。

        依舊安靜,木然,沒甚麼表情。只是我發現了她的眼睛,很美。不大,但靈巧,雖然沒有波動,但掩不住那份靈動。

 

        後來我忍不住,很老套的在走過她身邊的時候“不小心”掉了幾枚硬幣。

        「先生,」她開口,隨手拿了咖啡附的小湯匙充當書籤,「你的錢掉了。」彎下腰,拾起掉落在地的銅板。

        她的聲音偏低沉,聽起來很舒適。

        我裝出感謝的表情,伸手接過硬幣,「啊,謝謝。」

        她微微一笑,「不會。」接著翻開小湯匙卡住的書,一瞬間便又進入書本的世界中。

 

        我對手腳發軟的自己絕望。

        像個初戀的年輕人一樣,手腳發軟、臉紅心跳,生澀。

這時候真的非常慶幸她返回自己世界的速度如此之快。

 

        於是接下來的幾天,我的東西總是會“忘”或“掉”在她身邊,換得她一次次禮貌性的微笑。

        看樣子她並不是很在意有個三十來歲的阿宅歐吉桑每天都會莫名其妙的“掉”東西在她旁邊。或許是因為她更在意手中的電子書或紙本書。

 

        「先生。」這天,我在踏出店門後匆匆返回,尋找“忘”在店裡的手機。很意外的,她先開口了。「手機被服務生拿走了喔。」依舊是低沉溫溫的語調。

        「喔……謝謝。」

        拿回了手機,被熟悉的服務生調侃了一番,我走回她的桌旁。

        她依然靜靜的看著書。

        「呃……那個,」我暗自希望聲音中的顫抖沒被聽出來,「謝謝。」

        她的視線移開手機,「應該的。」

        「嗯……」不知從何開口。

        她依舊微微的一笑,視線準備轉回手機。

 

        我一急,脫口而出。

        「怎麼最近每天都看到妳在這裡啊?」

        說完當場便想賞自己一巴掌。

        說這甚麼鬼啊?連搭訕都算不上,根本就是暴露了自己像個變態一樣每天盯著她的事實嘛!而且也不知道會不會碰到人家的什麼心事。

 

        她的視線移了回來,還是笑笑的,看樣子沒有在意,「先生你也是啊,常常弄掉東西呢。」

        「嗯……哈哈,老了嘛有點健忘了。」陪著笑,努力扯出一個隨意的笑臉,殊不知我早就緊張的背後全是汗水。

        她的笑臉加大。怪了,我怎麼老是只注意她的笑容?

 

        「是啊,看樣子先生你要注意了呢,還是去買點杏仁吃?」

        「哈哈……」除了笑,我竟然再也想不出其他話題,腦袋一片空白。

 

        互相對視著笑了幾秒,她才開口:「因為還是要生活啊,反正回家也沒事情可以做。」

        「哈?」

        「你剛剛的問題。」

        「啊、喔……」我這時才反應過來她是在回答我的問題,雖然好像也甚麼都沒回答。

        她站了起來,把手機收好,「那麼,掰掰。」

        我愣愣地看著她,「掰掰……」

        她又再次笑了下,轉身離開了。

 

        從那時起,我們依然坐在各自習慣的位子上,有時剛好眼神交會時會互相交換一個笑容,起身離開時也會打個招呼再走,偶爾我才會站在她桌邊說上兩句話。

 

        簡直是青春偶像劇。

        我以為我早就已經忘記這種初戀般的感覺了,應該說我連初戀是什麼感覺都不清楚。對我這種整天搞程式的阿宅歐吉桑而言,光是跟她稍微交談就已經是極限了。

 

        她依舊持續的“攝取養分”。

 

漸漸的,我了解了她的一些事。從一次次簡短的對話中。

        她前陣子,就是她開始出現在咖啡店的那時,很老套的發現交往了七年的男朋友劈腿,去男朋友家時發現她跟自己最好的朋友正滾在床上。

        「真的很老套……」她神情淡淡的,用手中的小湯匙攪拌著微涼的咖啡,「然後就分手了。那時剛好發現這間店,我還挺喜歡這裡的氣氛的,在這裡休息的感覺很好。」

        就這樣分開了。聽說她男朋友和她朋友也正式在一起了。

 

        終於得知了她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接著再得知她如此規律的“攝取養分”的原因。

 

        她從原本的住處搬離,搬離原本計畫結婚後兩人要一起住的房子。一下子失去七年的重心她很不習慣,也曾想過要就這樣消失。

        「可惜,」她淡笑,舀起一匙“養分”放進嘴裡,「我是……不自殘主義者。」

        她是單親家庭,現在家裡就剩下她母親一個人,她不想因為自己的消沉而造成母親的傷心。

「這樣太不值得了。」她這麼說道。

 

        雖然是這麼老套的故事,但那天回家的路上我眼眶泛紅。

        所以她沒有選擇消失,而是繼續跟她母親繼續回在同一個城市裡。

        所以她持續“攝取養分”,因為她還得繼續生活。

        行尸走肉沒有發生在她身上,儘管她一下子也找不到目標。

        沒有逃避,而是默默的、安靜的,自行調適著,想著法子不讓自己沉浸在那道應該傷她傷得很深的傷口中。

        就只是因為她想珍惜還在身邊的人。

 

        而我這歐吉桑則持續像個初戀的小夥子一樣只敢搭個一兩句話便臉紅心跳的離開。

 

 

        直到今天。

        今天是我生日。

        而在我生日的今天,我想給自己一份禮物。

 

        深呼吸,踏進店裡。

        拖著手腳發軟的身軀,在她略為驚訝的目光中第一次坐在了她的對面。

        「比起一個人孤單的攝取養分,還是兩個人一起進食比較愉快吧。」我強自鎮定地說出這句話,雖然感覺得出全身的血液都往臉上流去了。

 

        她愣愣的望著我,半晌後笑了,用她略為低沉卻和緩的嗓音。

        「一般人不會用進食這種說法吧,工程師先生。」

 

        ……我想一頭撞死在桌上。

 

        「不過……」這次她的聲音也染上笑意,靈巧的眼睛微微瞇了起來,「比起攝取養分,進食說不定真的會比較愉快呢。」

 

 

 ----------------------------------------------------------------------------


        如果有程式設計師看到請不要打我!!3X歲的帥哥美女也請不要打我!!!

        某天中午吃飯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開始思考「攝取養分」跟「吃飯」有甚麼不同。((可能是因為我是屬於一個人吃飯成習慣的那種人吧XD

        不知道寫得算不算好呢?

        雖然覺得有些東西好像沒講到,但……憑我弱弱的文筆還真的沒辦法再加甚麼東西上去了……

        感謝耐心看完的大大們☆


评论
热度 ( 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