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諾安

文章放置地。不定更也不保證品質,但保證不窗,只是時間不定XD

© 淮諾安
Powered by LOFTER

Immortal Superbat

靈感來自之前噗浪上看見的圖:超人飄在布魯斯的墳墓旁一臉平和。雖然有翻著噗浪去找但……

如果有好心人士知道是哪位的圖,拜託告訴我一下OTZ
警告一下:看靈感來源就知道,有一位只會出現名字了吧……

但個人覺得挺治癒(?)的啦不哀傷。

設定超人會老會死,就是慢了點

可接受的再往下看喔^^

用了點旁人的視角。

 

以下正文:

 

 

        「嗨,布魯斯,我又來探望你了。希望你不會怪我來得太勤,畢竟我現在可悠閒多了。不過這是好事,不是嗎?」

 

        又來了,那個奇怪的男人。小男孩躲在大樹後面,努力按捺住想探頭的衝動。那個「奇怪的男人」每隔一陣子就會出現,這也不是男孩第一次聽見他一個人說話,不知為何,小男孩覺得還挺常聽到的,可能是因為這裡是男孩最喜歡的秘密基地,雖然奇怪的男人也會出現,但他們從來沒有碰過面,威廉也不敢真的探出頭去。

 

        奇怪的男人還在說話。小男孩總是有點怕怕的,他覺得那男人可能就是媽媽說的「哪裡不正常」的人,那沒有壓低的音量還是因為周遭的安靜環境而完好的傳進他的耳裡。

        「對了,我上次去的星球上,有一種非常特別的花。看起來是由某種結晶組成的,可是摸起來觸感卻又軟軟的,甚至有點溫度,而且非常美麗,我甚至形容不出那是什麼顏色。可惜那花好像只能適應那顆星球的土地,一離開就會枯萎……等我找到保存方法再帶來給你看看。」

        依然縮在蓊鬱大樹後的男孩聽著男人用晴朗的語氣滔滔不絕。

        看吧,果然哪裡不正常。小男孩心想,星球哪是能隨便上去的。但他卻被男人話中的故事吸引,那是他從來沒有聽過,也想像不到的故事。

        「可別怪我不專心啊。」男人的聲線中有著溫暖的笑意,跟高譚市難得一見的陽光一樣溫暖,「綠燈俠其實自己就能搞定了,只是邀我出門觀光而已。」

 

        為什麼他聽起來可以這麼快樂?小男孩泛起疑問,今天他跟姊姊吵架了,所以他才一路衝到他的秘密基地,想要遠離煩死人的姊姊。但他的心情還是很糟,跟高譚市的天氣一樣,糟糕透頂。

 

        可是每次,或者說在小男孩不小心撞見過的幾次,那個奇怪的男人卻永遠都保持著晴天,這讓男孩有點羨慕。一個人不可能永遠快樂,這點道理就算是個孩子都知道。

 

        「嗯……看來最近的故事都被我講完了,希望我下次有更有趣的故事可以告訴你。哦!」原本才正想結束話題的聲音,彷彿想起了什麼似的,又接了下去:「忘了說了,我最近遇見了黛安娜。你知道,當我們不是低調行事,就是滿世界亂跑的時候,能巧遇對方真的很難得,結果我們竟然聊了一整天。拉奧啊,我從來不知道原來我們有那麼多話好說。她也請我代她向你問好。」

        聽到這邊,男孩決定離開。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自己好像聽到了某些不該聽的話,但同時他也覺得奇怪,這種很像媽媽在跟隔壁鄰居聊天的話題,為什麼會讓男人顯得那麼開心。

        「啊,還有一個好消息喔,布魯斯。」才剛邁出步伐的小男孩聽見對方這麼說:「我想我們可以認識新朋友。」

 

        就在下一瞬間,男孩的面前就突然出現了個奇怪的男人,或者說,奇裝異服的男人。這是男孩第一次正眼看著他,完全來不及跑。

        而那個奇怪的男人除了同樣奇特的衣服外,有著一張菱角分明的英俊臉孔,一雙很藍很藍的眼睛,跟很暖很暖的笑容。男孩從來沒有在高譚市的任何人臉上看過這種笑容。

        「你好,」男人打了招呼:「這不是你第一次看見我,對嗎?」

        在高譚市,如果遇見貌似親切的陌生人向你搭話的時候,最基本的做法不是立刻逃跑就是選擇無視,但男人臉上的笑容實在太過溫暖,所以男孩只是直愣愣的點了點頭。

        男人又笑得更開了點,像男孩伸出右手:「你好,我是克拉克,很高興認識你。」

        盯著那隻顯得厚實有力的手,男孩終於想起來對方是該警惕的陌生人,向後退了退。

        奇怪的男人─克拉克─馬上也向後退了一步,手仍伸在半空中,「抱歉,我沒有惡意。只是想跟你交個朋友,畢竟我們好像挺有緣分的。況且,如果能多個人來陪伴布魯斯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布魯斯。男孩知道這個名字,克拉克就是為了探望他而來,每次都是。

        而當克拉克一提起布魯斯,那雙藍眼就像是找到甚麼寶物似的閃閃發亮,男孩知道那種眼神。當朋友與男孩分享自己的寶物或秘密的時候,就是那種眼神。這個認知讓男孩覺得有了些許的安全感。

        於是男孩像克拉克跨了一步,小小的手有些猶豫地握上那隻始終穩定停在半空中的手,輕輕地晃了晃,「我是威廉。」

        「威廉。」克拉克復頌了一次,看起來更開心了,「我現在就把你介紹給布魯斯好嗎?」

        男孩─威廉─覺得克拉克奇怪歸奇怪,但看樣子真的是個好人。於是他徹底放下戒心,點點頭:「好。」

 

        克拉克看起來高興地向快飛上天去了似的。威廉對自己的想像力很滿意,他甚至覺得他真的看見了這個感覺像太陽一樣的男人離開了地板幾吋。

        「快過來吧,威廉!」在男孩還沉靜在自己的世界中時,早已繞過大樹的克拉克已經開口叫喚他新朋友的名字。

        深吸了一口氣,男孩終於也繞過那棵大樹。

這棵大樹,這個地方,是他小小世界的秘密基地,他喜歡這裡,但他一次也不曾繼續探索大樹後面的世界,只是縮在後頭,有時候聽著那個奇怪的男人,也就是克拉克的自言自語。

        現在,他看到了那個他不曾踏足的世界。那個威廉這年紀的孩子而言滿禁忌的神祕地方。

 

        那是一座乾淨的墓碑。他從來沒有勇氣在克拉克不在的時候接近,或者在他又來自言自語的時候出聲,直到現在。

        可是還沒走三步,威廉就停下腳步,目瞪口呆的看著他的新朋友盤著腿,坐在半空中,還來不及感到害怕,注意力就被克拉克溫暖的藍眼望著那座墓碑的眼神吸引住了。

        威廉從來沒有看過那種眼神。不管是姊姊,他的朋友甚至是爸爸媽媽身上,從來沒有。

 

        克拉克注意到男孩依然停在遠處,於是偏過頭,不解地問:「威廉?」

        男孩不確定他該不該指出克拉克的「特立獨行」,畢竟這是他們第一次正式見面,甚至可能還不超過五分鐘。但是對方在陽光反射下閃爍的眼瞳中所帶著的疑惑實在是太過真實,而那天藍清澈的顏色,讓威廉覺得這是上應該沒有比克拉克更為友善的人了。

        於是他嚥了嚥口水,眼神飄像克拉克與地板間的巨大空隙,不太確定地道:「你……在飛?」

        男人馬上落地。表情第一次出現了陰霾。

        「噢、拉奧啊!抱歉,我沒注意到。」他皺著眉,懊惱的道。

        原本在克拉克表情一變的瞬間,就想轉身逃跑的威廉停下動作,望著眼前看起來正無比懊惱的高大男人。

 

        什麼樣的人會連自己飛了起來都沒注意到?於是威廉決定留在原地。

        他開口,語氣還有些驚魂未定:「你不會……不會怎樣吧?」

        神色還停留在苦惱兼抱歉的克拉克回應:「不會什麼?」

        這表情威廉就認得了,姊姊絞盡腦汁想躲過媽媽的怒火的時候,就是這種表情。不知為何,這個認知讓他徹底放鬆了下來,主動向前兩步,在新朋友驚訝的注視下聳了聳肩。

        「你知道,就是……做壞事,打好人還是搶銀行之類的。」

        聞言,克拉克露出了個微妙的表情,好像在忍著笑,「不,我當然不會。」

        「好吧。」威廉學著大人的樣子點了點頭,「那只要你不會爆炸,我想我們還是可以當朋友。」他有點緊張的補了一句:「你不會吧?」

        「不,我也不會爆炸。」克拉克明顯鬆了口氣,又露出他溫暖的笑容:「謝謝你。」

        現在威廉終於有心思來仔細看看這「奇怪的男人」出現在這裡的原因了。

 

 

        布魯斯‧韋恩。

        一個比威廉預料中還要普通的多的名字,高譚市有個建築大樓好像有韋恩這個名字,但還是很普通,看不出有那裡特別的。

        克拉克站到威廉身邊,一同望向那個名字,「能麻煩你有空就多來看看他嗎?不用很久,只要幾分鐘就好,我有時候沒辦法常來。」

        威廉偷偷的斜眼瞄了瞄克拉克,他又換上了那個他不會形容的表情。那應該是個看著很重要的東西的表情,威廉猜想。

        小男孩心中尚未深植對墳墓或死人的恐懼,只是大人總是千叮嚀萬囑咐,不要隨便靠近。於是在男孩心中,這就是個冒險的神秘境地。

於是男孩問到:「布魯斯‧韋恩是誰?」既然沉睡在這石碑下方的人也即將成為他的新朋友,那他應該要知道一點對方的事,這樣才能開始當朋友,然後變成好朋友。

 

        超人低沉的聲音透著柔軟:「布魯斯……他是世界上最溫柔的人。」

        「最溫柔的人?」威廉覺得這世界上應該不會有比克拉克看起來更溫柔的人了,連媽媽都沒有,尤其是他望著「布魯斯」的時候……威廉再次抬頭望向克拉克,這次他被嚇到了,被自那雙藍眼中幾乎滿溢而出的哀傷。

        應該是哀傷吧?男孩還沒有用過如此深澳的詞彙去形容一個真實的存在過。雖然克拉克好像跟鄰居家的大哥哥不太一樣,但看起來也沒有差很多,只是他沒有在鄰居家的大哥哥身上看過這麼令人難過的眼神。

        「對。」克拉克蹲了下來,幾乎與男孩齊平,先是凝望墓碑,再望進威廉閃著不解的雙眼:「至少我覺得我到現在都還沒有遇過比他溫柔的人。」

        而威廉直到長大後才明白,克拉克口中的「到現在」,是多麼漫長的一段時光。

 

        但現在,小男孩威廉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決定安靜一會兒。

        要不是布魯斯看起來就是個男人的名字,威廉幾乎都要以為克拉克是在說他去世妻子的事了。當他有時候到隔壁老爺爺家玩的時候,老爺爺就是用那種表情來告訴威廉,前陣子剛去世的老奶奶的事情。

        克拉克伸手,撫過那名字的刻痕,輕輕拍去了上面些微覆蓋的塵土,接著站了起來,轉頭望向他的小小的新朋友。

        「今天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威廉搖頭,「我自己可以。」

        「好吧,那我就不送你了,路上小心喔。」

        威廉抬頭:「你明天還會來嗎?」

        「我這幾天都會在這裡。」

        「那我明天下午再過來,你願意再多告訴我一點你還有布魯斯的事情嗎?我是說,既然要當朋友,知道對方的事情應該很正常吧?」

        克拉克笑得宛若春日和煦的太陽,耀眼卻不刺人:「當然可以啊,明天見。」

        於是威廉向兩位新朋友道別,在繞過那棵大樹前,他回頭瞥了眼。

 

        克拉克又飄了起來。

 

 

        30年後。

        早已不再是小男孩的威廉,來到了高譚市的一個被人們遺忘的角落。那是他與一個奇怪的外星人獨佔的秘密基地。

        大個子外星人已經到了,他正飄在半空中,見威廉到來,於是轉過頭來,笑著打了個招呼。

        「嗨,威廉。」

        「嘿,克拉克。」

        有時候威廉自己都驚訝,他與一個奇怪的男人的友誼,在一座墳墓前結成的友誼,竟然可以持續30年。

        現在他們就像過去好幾年來的那樣,互相交換最近的情況,與布魯斯講話。

 

        威廉已經不是30年前無知的小男孩了。

        他知道克拉克‧肯特還有布魯斯‧韋恩,以及超人與蝙蝠俠的故事。

        曾經的超人,已經與蝙蝠俠一樣走入歷史。當然這並不表示超人離開,放棄幫助了人類,只是不再如好幾十年前那樣,那麼奪目且吸人眼球,而是維持了低調。

        而這些年的歲月流逝,威廉已經過了30歲,有自己的小小事業,一個美麗的妻子和剛滿三歲的兒子。

        另一方面,克拉克在這30年來,多了幾絲白髮,可能也多了幾條威廉肉眼看不出來的細紋,笑容依舊明亮,總會不小心在布魯斯的墓前飄了起來。

        現在他們碰面的機率不比以前了。所以他們通常會花幾個小時聊一聊對方的近況。

今天,威廉在離開之前給了克拉克一個擁抱。

        超人的笑容總是一如往常的令人感到溫暖舒適。

 

        在繞過那顆同樣與30年前沒什麼不同的大樹時,威廉回頭望了眼,克拉克果然又飄了起來,正對著布魯斯說些什麼,然後威廉的目光落在了一朵花上。

        那朵花就放在布魯斯的墳前,被一個像透明玻璃的東西罩著。

 

        那是一朵威廉形容不出顏色,卻又美麗萬分的結晶的花。

 

 

 

 


评论
热度 ( 30 )
TOP